情深不「受」就是說先愛上的可以早一步預謀吃掉對方。

Love Song 2-段龍

第二章-寂靜

請注意:

渣文筆!渣文筆!渣文筆!

只管挖坑不管埋!只管挖坑不管埋!只管挖坑不管埋!

重要的事要說三遍!!!

「」是對話。

“”是OS。

 

鼻頭莫名的搔癢感把龍哉從沉沉的睡眠中喚醒,視線一轉就看到罪魁禍首那一頭亂毛和沒心沒肺的天真睡臉。

“這傢伙是真心的想照顧人嗎?睡得比我還死。”龍哉撐起酸痛的身體想下床上廁所,卻尷尬的發現郁夫拽著他的睡衣不放,怎麼掰都不放手“這傢伙簡直是來加重病情的!”

「啊,龍哉,你醒啦!」結子放下托盤,發現龍哉一臉鬱卒樣「怎麼了?身體還是很不舒服嗎?」

「……」不是。龍哉動了動嘴唇,無奈地發現一點聲音都發不出來,只好以搖頭代替回答。

「是喉嚨痛嗎?」結子連忙上前檢查,卻被阻擋「龍哉?」順著他的手指看向揪著睡衣的郁夫。結子忍不住失笑,換來龍哉嚴肅的一瞥。

“妳再不幫我就要……”龍哉的傲嬌屬性讓他說不出「尿床」二字。

「你差不多也該換下汗濕的衣服,這件給你。」結子大概猜出龍哉的需求,翻出一件衣服給他「要我迴避一下嗎?」亮亮的眼睛在手指張開的隙縫間眨呀眨。

龍哉連肢體語言也懶得給,在不弄醒郁夫的情形下換好上衣。下床沾地時仍然有些乏力,但是龍哉拒絕結子抱他去廁所的「善良」提議,覺得她只是想看笑話而已。

解決完生理需求後,龍哉吃過早飯和藥,在結子的強烈要求下又睡了個回籠覺。醒來後,發現郁夫還在睡,手仍然抓著他早上換下的睡衣,只是睡姿換了而已。面對郁夫,龍哉一直都有一種惡劣的慾望,想欺負他。秉著行動派的精神,龍哉伸手捏住郁夫的臉頰,左扯右扯地弄出各種稀奇古怪的表情。

“噗!郁夫的臉真好玩。”看人還是沒醒,龍哉壞心地笑了笑,一把捏上郁夫的小鼻子“還睡!昨天說要照顧我的是哪個笨蛋啊?”傲嬌永遠不會承認自己寂寞了。

「嗚嗚!噗哇!」肺部傳來的窒息感迫使郁夫清醒,整個人彈坐起來「阿龍!」惺忪的大眼不滿地瞪著旁邊那個一臉壞笑的人。

看著郁夫氣鼓鼓的倉鼠臉,龍哉不禁笑了出來,他不會承認,僅僅是郁夫張開眼睛看他就覺得安心。

“郁夫是笨蛋。”習慣性地揉上郁夫那一頭亂糟糟的卷髮。

「阿龍,你怎麼了?」看龍哉只是動嘴唇,卻一點聲音都沒有,郁夫開始覺得不對勁「阿龍,你怎麼不說話?」

龍哉只是擺擺手表示沒事,卻讓郁夫更加不安。

「阿龍,我去叫結子老師,你等我一下!」焦急的嗓音已帶有哽咽,眼框也開始泛紅。

“笨蛋郁夫,不要去煩結子老師!”看郁夫那一副隨時要大哭的仗勢,龍哉連忙伸手想攔下他,哪知郁夫早已跑向門口。

「啊啦?郁夫怎麼了?」結子一打開門就被郁夫小砲彈撞了一下。

「結子老師…嗚哇~!」捉住結子的褲腿就一個勁地把她往龍哉床邊拉。

「哎呀!怎麼了?別哭、別哭!」郁夫一張口就是大哭,嚇得結子手忙腳亂,只能順著郁夫的力道坐在床上。

「結子老師,阿龍…昨天發燒…把喉嚨燒壞了!!」郁夫一邊抽咽一邊說「他都不會說話了!!」講到後面就放聲大哭。

“你的頭才燒壞了,笨蛋郁夫!”對此一情況,龍哉只能鬱悶地扶額。

搞了半天結子才明白郁夫只是被龍哉暫時失聲的情況嚇到,在她三番兩次的保證龍哉只是喉嚨痛很快就會好,他才破涕為笑。

「阿龍,你要快點好起來,我們再一起玩。」郁夫比出「打勾勾」的手勢。

龍哉鄙視對方幼稚行徑五秒後也乖乖地照做,簡直完全拿郁夫沒轍。

 

P.S. 「面對郁夫,龍哉一直都有一種惡劣的慾望,想欺負他。」這一句,我本來是寫「想弄哭他」。結果愈想愈不對,我讓一個八、九歲的孩子講這麼OX的話好嗎?就改了。

 

评论
热度 ( 3 )

© 有心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