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深不「受」就是說先愛上的可以早一步預謀吃掉對方。

Love Song 3-段龍

第三章-鬱悶

請注意:

渣文筆!渣文筆!渣文筆!

只管挖坑不管埋!只管挖坑不管埋!只管挖坑不管埋!

重要的事要說三遍!!!

「」是對話。

“”是OS。

兩個禮拜過去,龍哉的感冒好了,可是失聲的狀況仍然沒有好轉。不只郁夫感到自責與著急,結子也萬分擔心。她迫不得已的帶龍哉去診所,卻檢查出一切良好,沒有感染,沒有發炎,聲帶正常。診所醫生也覺得奇怪,轉而建議結子到大醫院做精密檢查。對於這樣的結果,結子隱隱鬆了一口氣,因為只要被證實為「瑕疵」就不會被帶走,也可以平安地做為普通人長大。

現在,結子比較擔心龍哉心理方面的問體。一個四肢健全、五感正常的人在失去某一部分能力時都會感到恐懼、失落、憤怒等等情緒。但是龍哉從頭到尾都表現得異常冷靜,彷彿一切事不關己。身為孩子們的「代理母親」,結子知道龍哉只是把一切的不安與恐懼都藏起來而已。郁夫的狀況也讓她憂心,他認為是自己害得龍哉感冒和失去聲音而鬱鬱寡歡。她要怎麼幫這兩個孩子?

在結子苦苦思索當中,兩人已經到達「樂園」門口。才剛踏上玄關,就聽到從二樓下來的腳步聲,一枚郁夫小砲彈正高速前進。

「結子老師、阿龍!」

郁夫已備好向前撲的準備動作,卻不知怎麼搞的突然左右腳打架,下一秒就在木頭地板上完美地演繹何謂「面部滑壘」。

「郁夫!你還好嗎?!」

「嗯、嗯!」捂著受傷的鼻頭,但無損郁夫看到家人回來的欣喜「結子老師、阿龍,歡迎回家。」

「我們回來了,郁夫。」

「結子老師,醫生有說阿龍什麼時候會好嗎?」

「這個嘛…」

在結子做出任何回答前,龍哉突然握拳敲一下郁夫的頭。

「好痛!」

“吵死了,安靜一點。”即使無法出聲,龍哉還是習慣性的動嘴巴「說話」。

只需一個眼神,郁夫就了解龍哉的意思,他立馬捂住嘴巴消音。濕漉漉的眼睛看著龍哉上二樓,消失在轉角。

「結子老師…我…是不是被、被阿龍討厭了…」

「傻瓜郁夫,龍哉怎麼可能會討厭你呢!」結子心疼地安慰拼命憋著眼淚的郁夫。

龍哉坐在二樓窗台上吹風,漂亮的鳳目隨意地看著窗外風景,翩翩翻飛的窗簾像一對翅膀綴飾在他的背後。

樓下結子老師溫柔的聲音和郁夫壓抑的啜泣都傳進他的耳內。自從發燒的第二天,龍哉發現自己即使不用刻意也可以聽到由遠近傳來的各式「聲音」,包括風聲、動物的鳴叫、機械運轉的摩擦、人們的談話聲等等,交雜在一起形成煩悶的噪音,時大時小、時有時無吵得他頭痛。

但是這些都不是他煩躁的主因。突然失去聲音確實讓他有些失落,但是不足以影響他的情緒。真正讓他生氣的是郁夫近日來小心翼翼的態度所造成的疏離感。表面上看起來郁夫像往常一樣黏他,但是龍哉感覺到郁夫舉手投足間透露的克制,導致兩人的相處出現奇怪的尷尬。像剛才,郁夫明明習慣性的撲過來,卻突然收力而摔倒。

“真是夠了!”現在這種若有似無的距離感讓龍哉感到火大“應該把那傢伙抓來揍一頓,告訴他不要做一些自以為是的蠢事。”

行動派的龍哉立馬起身搜尋郁夫,在屋子裡找一圈都沒看到人,在玄關發現屬於郁夫的鞋子不在。

“那傢伙又亂跑去哪裡?”

「龍哉?」結子從廚房探出頭來,屋內瀰漫一股蛋包飯的香氣「快要吃晚餐了喔!幫我叫郁夫回來吃飯。」

龍哉點點頭,在玄關穿上鞋子之後就小跑著出去,內心思索著每一個郁夫可能會去的地方。

 

P.S. 讓段野桑坐在窗台吹風純粹是出於喜歡第39話的那一幕,迷妹們應該都知道是哪一幕。段野桑的顏值簡直衝破天際了,超美!我最喜歡美攻!(嘿嘿嘿!)

评论
热度 ( 4 )

© 有心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