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深不「受」就是說先愛上的可以早一步預謀吃掉對方。

Love Song 4-段龍

第四章-話語

請注意:

渣文筆!渣文筆!渣文筆!

只管挖坑不管埋!只管挖坑不管埋!只管挖坑不管埋!

重要的事要說三遍!!!

「」是對話。

“”是OS。

龍哉跑遍了郁夫可能會去的地方,事實上郁夫會去的地方也就那麼幾個,但是都沒有看到人。肺部灼熱的壓迫感迫使龍哉停止跑步,整個人幾乎都要跌坐在地上。不知是否因為缺水的關係,喉嚨泛起陣陣搔癢刺痛。

夕陽將天空染得通紅,烏鴉也嗄嗄地召喚同伴回巢。龍哉看著地上拉長的影子,許久不曾造訪的孤獨感又襲上來。自從郁夫來到「樂園」之後,他幾乎不曾落單過,也沒想過獨自一人是這麼寂寞的事。

“可惡!郁夫那傢伙,到底跑到哪裡去了?!”

龍哉煩躁地抓抓頭髮,手指無意間碰到耳朵,這才讓他想起自己可以循「音」找人。側耳傾聽一陣,發現聽到的都是普通聽力範圍內的聲音。

“快呀、快呀!別在這緊要關頭給我漏氣!”龍哉毫不手軟地揪著自己兩耳“給我聽郁夫的聲音!”

像是無形開關被啟動,大量的聲音突然雜沓而來,兇猛地沖刷著龍哉的感官。他忍耐著頭痛嘗試從雜亂的聲音裡找到郁夫的。

「啊哈哈哈!這邊、這邊!」

「你看!他的鼻涕都滴下來了。好髒、真是髒死了!」

「嗚嗚…還我,快點還我!」

“找到了!”從不明的疊加聲音裡,龍哉捕捉到了熟悉的哭聲。他集中自身的聽覺在郁夫的聲音上,一邊聽著對話一邊尋找郁夫的位置。

「喂!你不要碰我啊,沒人要的小孩!」

「沒人要的小孩?」

「他沒有爸媽,是沒人要的小孩!」

「我才不是沒人要的孩子!我的家人是阿龍和結子老師!」

「你是說那個高傲的小子•段野龍哉?怎麼?他現在變成啞巴還驕傲得起來嗎?」

「你…你怎麼知道阿龍的事?!」

「南橋的媽媽去診所時聽到的,他活該變成啞巴!」

「我不准你說阿龍的壞話!!」

當龍哉循著聲音找到人時郁夫已經被打得鼻青臉腫。一股怒火在龍哉胸中燃起,他衝上前撞開壓著郁夫打的男孩。迅速地拽起郁夫並把他護在身後,犀利的眸掃視現場圍著他們的孩子。

「阿…阿龍?」

「哼!還以為是誰呢!原來是另一個沒人要的。」

「不准你這麼說阿龍!他有我,還有結子老師!」

「有種他就出聲反駁啊!說啊!說…噗!」男孩沒得意多久臉部就遭受一記重擊。

“哼!小瞧我。”龍哉甩了甩手,擺出備戰姿勢。

「他打了大野!」其中一個孩子吆喝「揍扁他們!」

男孩們的混戰開始,拳腳不停落在龍哉和郁夫身上。即使對方人多勢眾也無法從兩人身上討到便宜,龍哉以身高優勢掠倒了兩個,郁夫則艱難地纏鬥另一個。被晾在一邊的大野突然暴起,撿起一邊的樹枝就要襲向龍哉。

「阿龍,小心!!」郁夫奮不顧身擋在龍哉之前,眼看鋒利的樹枝斷面就要刺到他的臉。

“郁夫,笨蛋!”龍哉迅速伸手繞過郁夫的頭緊緊握住樹枝尖端,堪堪停在郁夫眼前。

「嗚哇!」大野突然放開樹枝,慘叫著跑走。剩下的孩子們也跟著一哄而散。

“你這個大笨蛋,也不看看現在幾點!跑這麼遠讓我找個半死!”回過神後,龍哉簡直氣炸。一邊扯著郁夫的頰一邊指著公園的時鐘。

即使聽不到龍哉的指責,但是看看時鐘,郁夫也知道自己在外面待太久,讓他擔心了。

「對不起啦,阿龍。翅果也只有這個公園有嘛。阿龍,你生氣了嗎?…阿龍…」

聽見郁夫討好的撒嬌聲,龍哉決定讓這欠揍的小卷毛也嚐嚐被(放置PLAY)疏離的感覺。沒一會就突然覺得腰上一緊,郁夫整個人都貼了上來,背後又傳來熟悉的嗚咽。

「阿龍…嗚嗚…不要…討厭我…」

“這個笨蛋…”龍哉無奈地嘆口氣,艱難地轉過身去揉揉郁夫那一頭亂毛。

「對不起、對不起嘛!阿龍,我…不是故意……不是要害你感冒…害你不能說話的!我知道你…也不想這樣,可是……我又不知道怎麼幫你…所以…」郁夫抬起滿是淚水的臉直視龍哉「我把我的聲音給你,讓我當阿龍的聲音。阿龍不要討厭我!」語無倫次地抽咽著說完,整張臉埋進龍哉的胸膛。

龍哉無奈地從口袋裡拿出一條手帕然後用它糊郁夫一臉,笨拙地擦掉淚痕和鼻涕。

「啊唔!」郁夫手忙腳亂地從龍哉手下救回被蹂躪的鼻子。

“我才不要那麼蠢的聲音。”龍哉在沙子上這麼寫。

「…阿龍…」好不容易止住的淚又開始滑落。

“這只是感冒的後遺症,我很快就會好起來。“龍哉在沙子上寫完後彆扭地偏過頭,這是他能做到最大限度的安慰。

「嗯!阿龍是最厲害的!」有了龍哉的保證,郁夫又放心地露出了笑容。

看郁夫的笑容又如以往那樣真誠、明媚,龍哉覺得近日來被陰鬱的烏雲所籠罩的心也慢慢開朗起來。

「我不准你說阿龍的壞話!!」

「不准你這麼說阿龍!他有我,還有結子老師!」。

「我把我的聲音給你,讓我當阿龍的聲音。阿龍不要討厭我!」

看在你說那些話的份上,這次就饒過你。

 ─TBC─

 

番外-龍哉怎麼感冒的

「嗚哇!雨下得好大!」郁夫看著外面厚重的雨幕「阿龍,這樣就趕不及五點回家了,怎麼辦?」

「不怎麼辦。」毫無起伏的聲線。

「今天是“餐廳日”呢!要是結子老師氣我們沒有遵守門禁,就不帶我們出去吃,怎麼辦?」

「不怎麼辦。」同樣聲線死板的回答。

「家裡只剩下昨晚結子老師做的奶油蘑菇湯。」

「……!」想到那媲美生化武器的味道,龍哉開始思考各種可以趕在門禁前回家的方法。

「…阿龍,我肚子餓了,想吃餐廳裡的蛋包飯…」郁夫犬睜著水汪汪的眼睛乞食。

「…雨有一點變小了,我們跑回去。」面對郁夫期待的眼神,龍哉一直都沒輒。無奈地脫下外套罩在兩人頭上「你靠過來一點。」

「阿龍,沒關係,我有帽子…」

「你再囉嗦就趕不上門禁了。」看郁夫乖乖地靠過來,龍哉把大部分的外套蓋在他頭上「好,一、二、三,跑!」

兩個孩子拼命的結果是龍哉從頭濕到腳,郁夫半乾,但他們還是趕上門禁時間。被結子囉嗦了一頓之後,他們換上乾衣服,三人一起快樂地去吃飯。

當晚,龍哉就有點咳嗽鼻塞。隔天晚上,他發燒了。

 P.S. 我的重點就是少女漫一般的雙人雨中跑步。(泥垢!)

评论
热度 ( 6 )

© 有心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