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深不「受」就是說先愛上的可以早一步預謀吃掉對方。

【段龍-短篇】TOUCH

渣文筆+嚴重OOC=看了吐血不要噴我

警告過了喔!!

 

「歡迎光臨。」

「妳好,我想看看耳環。」

「好的,請到這邊來。需要為您介紹嗎?有特別喜歡的款式或要求嗎?」

「不是我自己要的,是買給一位女性友人做生日禮物。」

「方便形容一下您的友人嗎?可以挑一款符合她形象的耳環。」

「這…她是一位大方、活潑的女性,平時工作利落…」

郁夫從一進到店裡來就在發呆,把美月與專櫃小姐的交談聲當作背景音樂。

話說他根本無法給出任何建議,但日比野還是拖著他來了。店內琳瑯滿目的飾品讓他眼花撩亂,光是男仕區就讓他看不完了。

 「咦?」四處滴溜溜轉的眼睛停留在展示櫃的一角。

那是一個造型精簡的領帶夾,上面刻著一條簡筆造型的龍,在光影流動下龍好像隨時都要飛出來似的栩栩如生。

「龍崎先生,你在看什麼?」發現自己被忽視的美月有些氣鼓鼓的“叫你陪我來挑基小姐的生日禮物,你卻給我看這個?”

「先生想看看這個領帶夾嗎?」

「啊!不、不、不,不用了!」

「沒關係啊,就拿出來看。」反正一定是想挑給你家黑道的。

「好的,稍等。」專櫃小姐俐落地戴上手套,伸手拿出郁夫看上的領帶夾。

「啊,要戴手套才能碰…」郁夫猶豫地看著。

「沒關係,客人都有可能成為它的物主,所以可以直接碰觸。」將商品推至郁夫面前「請拿起來看看。」

看著專櫃小姐帶著白手套的纖指,郁夫不禁想起自家童年玩伴那雙帶著黑色皮手套的骨感大手。即使覺得東西適合龍哉,也沒錢買給他。話說,龍哉也不缺那些東西,個性謹慎的他應該也有一堆符合他品味的領帶夾在抽屜裡。

郁夫最後還是沒有拿起領帶夾看。婉拒美月喝咖啡的提議,郁夫一人信步往回家方向去。

“嗡嗡!”胸前口袋裡的手機在震動,郁夫快速地抽出白色翻蓋手機。

 「阿龍。」

「一小時候老地方見面。」

「嗯。」

 短短的交談後就掛斷,聽著話筒裡的嘟嘟聲,郁夫覺得有些寂寞。

 一個月見不到幾次面,就連通話也是這樣的簡短。覺得自己有點像剛剛飾品店裡的商品,短暫地被碰觸後又被放回去,體溫都還沒沾上就分離了。

開始想念阿龍。

想念他的氣味,

想念他的聲音,

想念他的觸碰…

“唔哇!”腦袋突然被一些不良畫面佔據“我…我才沒有…沒有那個不滿!!”薄弱的抗議只讓郁夫覺得自己的臉更紅了。

“好了好了!正經一點,阿龍叫我出來就是有正事,可能結子老師的事有線索也不一定!”郁夫拍拍臉頰振作精神,順便拍掉寂寞難耐…呸呸!是拍掉懦弱的表情!

 一把推開通往頂樓的門,首先飄入鼻腔的是熟悉的煙味混著古龍水的香氣。黑夜中,在霓虹燈的襯托下,一身黑的龍哉像俯視自己疆土的皇帝。

 「你遲到了,郁夫。」

「對不起啦,阿龍。」

「沒事。」抬起戴手套的右手揉揉郁夫的卷髮。

「阿龍。」輕輕握住龍哉的手指「有藥的味道,你受傷了?」

「真騙不過你的狗鼻子。」回握郁夫的手「我沒事,只是小傷。」

「讓我看。」郁夫脫下手套,拆開紗布,仔細的看著龍哉的手背。

還好傷口沒很深,

還好你還在我身邊,

還好我可以再次碰觸你。

連日的思念,讓郁夫不自覺地把臉頰靠上龍哉的手撒嬌地磨蹭。

「怎麼了?」

「阿龍沒事就好。」只是不想你透過手套來接觸我,雖然我打死都不會跟你說。

「你想說的不只這個吧?」捏住郁夫的下巴,不讓他轉開視線。

「唉?!」

「想我了,郁夫?」

 好一陣子沒給龍哉的低音炮近距離攻擊,弄得郁夫滿臉通紅,話語都噎在喉嚨中。

「嗯?回話。」

感覺龍哉帶著皮手套的右手搔著他后頸的髮尾,郁夫把它抓來,脫去手套“如果是我的「物主」的話,就直接摸我。”

「嗯。」抬起濕漉漉的眼睛直視龍哉「好想阿龍。」

「呵。」喉嚨發出短促的低笑,顯示主人心情愉悅「我也想你了,郁夫。」龍哉幾乎是含著最後兩個字地吻上懷中的人。

 郁夫渴望已久的吻終於落在唇上,他乖順地張嘴,任由龍哉掠奪。

 讓我,沾染你的氣息。

 

─END─

段龍都給我寫得嚴重OOC了,看看就好,不要打我。(捂臉)

 看漫畫看到一半就突然被腦洞吞噬,莫名地就生出來這一篇。

松本友的少女漫-制服圖鑑-裡的台詞:

「不要透過手套來接觸我,是物主的話,就直接摸我。」

 發文祝我自己生日快樂!!有蛋糕、有新衣服、還有可愛的禮物!!好喜歡生日啊!

评论 ( 2 )
热度 ( 21 )

© 有心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