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深不「受」就是說先愛上的可以早一步預謀吃掉對方。

Love Song 5-段龍

第五章-晚安

請注意:

渣文筆!渣文筆!渣文筆!

只管挖坑不管埋!只管挖坑不管埋!只管挖坑不管埋!

重要的事要說三遍!!!

「」是對話。

“”是OS。

「那兩個孩子究竟跑哪去了?」結子撐著頭,頻頻望向玄關「蛋包飯都要涼了。」

結子不停重複坐下、站起來、望玄關三個動作,最後按耐不住焦躁,穿上外套就出門尋找龍哉和郁夫。循著社區內大大小小的公園和孩童遊樂設施找一遍,都沒看見他們。想再邁步跑,卻被突如其來的暈眩感弄得膝蓋一軟,整個人差點摔倒在地。結子眼睛犀利地望向某個方位,好半晌,才略顯虛弱地站起來。剛從巷口走出來,就看到兩個小小的身影慢慢地向她這個方向走來。

「結子老師!」郁夫一看到人就放開龍哉的手,整個人縮在他後面。

「郁夫、龍哉!你們到底跑去哪…!!」待結子靠近,才看到兩人頂著一臉青紫,她的臉色瞬間刷黑「你們跑去打架?!」

結子覺得很心塞。男孩子活潑好動、惹事生非,她是知道的。被揍了要狠狠反擊,也是她教的。但是實際看到鼻青臉腫的兩只,特別是郁夫,她還是很震驚。生氣歸生氣,她還是把人帶回家,溫柔地為他們上藥。

「結子老師,對不起。」郁夫眨巴著大眼、語氣誠懇地道歉「阿龍是為了要保護我才打架的,請妳不要罵阿龍。」

「你呢?龍哉。有什麼要說的?」

龍哉則用文字表示:男人有些時候是要透過拳頭來交流。

「看來你們“談”得很愉快啊,要知道,打架的雙方都要接受處罰!」結子怒極反笑,伸出食指直戳龍哉青了一塊的額角,看他狼狽地左右閃躲「罰你們晚上沒有蛋包飯吃!」

「…!!@A@」郁夫震驚得整個人白化,而龍哉則一附“隨便啦!”的臉孔。

「當然,我不會讓你們餓肚子。」結子好笑地看著原地復活、眼神閃閃的郁夫「我知道你們是為了保護對方才打架。雖然沒有蛋包飯,但是你們有………雞蓉玉米濃湯,我做的喔!」

聽到如此殘酷的宣判,郁夫整個風化了,在他眼中,結子從捧著蛋包飯的美麗天使瞬間變成用大鐵鍋熬煮著不明物的邪惡巫婆。

龍哉則迅速地從噩耗中清醒過來,並開始筆伐結子。

“餓肚子都比喝妳煮的湯好上一百倍!”

「沒禮貌!這次我有做得很成功,好不好!」

“妳有試吃過嗎?!”

「…有…當然有!」

“那妳幹嘛還遲疑三秒?明明就沒有!”

最後龍哉仍不敵結子的魄力,他和郁夫吃完蛋包飯還被迫喝下一碗湯。

吃完晚餐,龍哉回到房間休息,試圖平息受到驚嚇的味蕾和沉默抗議的胃。

“咚、咚、咚!”二樓的木頭走道傳來腳步聲,就算不去看,龍哉也知道是誰在門外。

「阿龍,你還好嗎?」郁夫怯生生地探頭問道。

龍哉擺擺手表示:“現在還死不了。”

「對不起,你連我的那一份都喝光了。」阿龍肚子痛都是我害的,現在過去會不會被討厭?

郁夫小狗般的眼神,表達出想靠近又怕被嫌煩的猶豫。見狀,龍哉乾脆地招手叫他過來。郁夫眼睛一亮,樂呵呵地奔到床邊,四肢並用地爬到龍哉旁邊,挪個舒服的姿勢窩著。今日發生的各種事件早消耗掉郁夫的體力,一接觸床,睡意就撲天蓋地得襲來。

「阿龍…」聲音軟軟糯糯,附帶一個小哈欠,水潤的眼半闔。

“撒嬌鬼!”龍哉昵一眼郁夫,注意力又轉回手裡的書本。

迷迷濛濛之中,郁夫突然想起一件事,又掙扎著從夢裡醒來,撐起身子呼喚:「阿龍~」

看對方不理他,快要睡著的郁夫還是執意呼喚,小手拍著龍哉的腿想引他注意。

龍哉被煩得受不了,簡直被郁夫的固執打敗,投降地低頭看看那個討厭鬼要幹嘛。只見郁夫的臉突然靠近,然後…

「啾~!」

「嘿嘿…阿龍……晚安…」完成目的後,郁夫心滿意足地三秒睡倒在龍哉腿上。

龍哉緩緩地把臉埋進書頁裡,髮間露出的耳尖紅通通的。腦中思緒大塞車,各種OS雜成一鍋粥,最清晰的只有一句話:郁夫,你這個大笨蛋!!

紅著臉瞪一眼郁夫幸福的睡顏,龍哉賭氣地一把揉亂郁夫的卷髮。把書擺一旁,小心地挪了個姿勢睡下,腦袋裡規劃明日的重要事項。

明天!他明天一定要叫結子停止那莫名的「晚安吻」習慣,說什麼是「驅趕噩夢的符咒」,那不過用來哄郁夫這種呆瓜的。還要嚴重警告郁夫,好歹也要看準再…再……反正就是晚安吻不準亂親!!!

P.S. 猜猜睡迷糊的郁夫親哪了?

小郁夫:唉?不就是額頭嘛……好痛!阿龍為什麼打我?QAQ

小龍哉:哼!(誰叫你亂親!)

P.S. 的 P.S. 這感覺起來像龍段,是我的錯覺嗎?我可是段龍•不可逆•腦殘粉啊!!

评论
热度 ( 4 )

© 有心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