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深不「受」就是說先愛上的可以早一步預謀吃掉對方。

細雨 - SD藤花形

灌籃高手同人文,本人花形受愛好者。OOC狂人,很多個人喜好設定,雷者請點叉,瞎眼不負責。

 

“…”為對話框

‘…’為心裡想的話

 

“媽媽,謝謝妳。我吃飽了。”高大的少年有條不紊地收拾著碗盤,放入水槽“我去上學了。”

“路上小心,透。”嬌小的婦人轉頭提醒“記得要帶傘,有下毛毛雨喔。”

“知道了。”穿好皮鞋,順手拿起鞋櫃旁的傘。打開門,映入眼簾的是纏綿的細雨。

 

‘迷濛細雨,潤物無聲。在發現時,已被打濕了肩頭。’花形不禁回想不知在哪裡讀到的浪漫詩句,腳下步伐一點也不慢。

 

不一會就到了上學必經的公園,入口處有一抹挺拔的身影靜靜等待著。

 

“藤真。”

 

聞言,褐髮少年抬頭一笑。濛濛細雨中,白淨的臉龐在晨光的襯托下更為透亮,大大的貓兒眼微微瞇起,光芒璀璨。

 

每天早上都會看到的景象,今天卻像一道驚雷,直擊心坎,震得花形失神。

 

‘糟…’花形在瞬間發現了一件不得了的事。

 

“花形?”見同伴呆站,靜默無聲。藤真擔憂地輕拍花形手臂。

“沒事。”勉強將心神抓回,擠出笑容“走吧!”

 

經過了早上的震撼,花形整個人心不在焉。直到學校課程結束,還是呈現恍惚的狀態。身體遵照每日的習慣,收拾書本、文具,背上包包,往體育館方向前進。

 

“花形,今天沒有練習喔。”長谷川提醒道。

“啊… 謝謝。”體育館進行檢修,有三天無法進行社團活動。這事還是自己向社員發佈的,怎麼忘記了?花形懊惱地緊了緊拳頭。

“花形,發生了… 什麼事嗎?”身為同年玩伴之一,即使花形全天維持一張撲克臉,長谷川仍讀出其中的慌張和無措。

“我沒事,一志。”對,我沒事。只要回家,睡一覺,趕快忘記…

“花形,久等了。”藤真拍了下花形的手臂。

 

花形像是觸電一樣,驚得肌肉一跳,全身緊繃起來。

 

“花形,怎麼了?”

“沒事。”花形閃過藤真的手“我、我可能感冒了,我怕傳染給你。”

“那書店改天再去,我先陪你…”話來不及說完就被花形急促打斷。

“我可以自己回去,你先去買參考書吧。畢竟距離聯考不遠了。”花形勉強堆出笑容,強迫自己看起來自然點“不好意思,今天爽約了。下次再補償你。”

 

說完,也沒等藤真回答,花形就匆匆離去。沒看到長谷川一臉錯失伸手攔截的愕然與幽怨。

 

‘他喵的!不要撩完藤真就把我丟下啊啊啊!’

 

“一志…”

“是!”看藤真一臉風雨欲來的表情,長谷川只有一個形容詞 - 蛋疼。

 

匆匆回到家的花形,婉拒了雙胞胎弟弟玩電玩的邀請,藉口要讀書,把自己關進房間。在暗暗的房間內,花形癱在床上,回想起早上發生的事。

 

‘為什麼… 偏偏在這個節骨眼上… 冬季運動賽和聯考都快到了,明明都這麼忙了,為什麼我還可以想這些有的沒的?!’花形絕望地翻了個身,將臉埋入枕頭裡‘為什麼要發現自己喜歡藤真啊…’

 

接下來的一星期,花形在藤真面前仿佛驚弓之鳥。身心雙重壓力讓花形開始有失眠現象,出現‘熊貓眼’。花形從來沒有如此慶幸自己與藤真不同班。要不然不只‘熊貓眼’,胃痛都會找上門吧。雖然現在也沒有比較好。花形縮在天臺上的陰影裡,默默扒飯。

 

每天午餐時間都換個地方,借此躲避藤真。以前一起吃飯、談天,甚至換衣服都不尷尬,為什麼現在… 

 

‘啊、啊… 我以前到底是怎麼跟藤真互動的?’花形煩躁地頭埋膝、揪頭髮‘要怎麼做才能恢復以前那樣?’

 

“花形。”

“唔哇!”團成球的花形被點炸。

“嚇到你了?抱歉。”藤真坐在花形旁的瞬間,感受到對方繃緊的肌肉“花形,你在疏遠我。是我做了什麼讓你不舒服的事嗎?”

“不,不是藤真的問題。”花形連忙擺手“這是我個人的… 煩惱。”

“有什麼我可以幫得上忙的嗎?”藤真輕輕握住花形的手。

“謝謝,但是我有辦法解決的。”花形擠出笑容,同樣輕輕地回握藤真的手。

 

希望這樣子夠自然,希望藤真不會… 聽見我的心跳聲才好。

 

★★★★★★★★★★★

偌大的體育館充滿著,球鞋摩擦聲、籃球彈跳聲、吆喝聲及說話聲。

 

“A組下來,換C組練習!”藤真有條不紊的安排訓練流程。

“藤真。”下場休息的長谷川湊到他旁邊“你跟花形怎麼了?”

“沒怎麼。”

“那你們… 感覺像三年前那樣。”

“同意你的看法,但是這次沒有‘別人的情書’。”

“那你…”

“我沒有。”

“那是花形…”

“我不確定,但我是最了解他的人,我們會沒事的。”藤真拍拍長谷川的背“謝謝你。”

 

即使有藤真的承諾,但看花形在同一天第十二次撞到額頭後,長谷川還是忍不住把人抓來面談。

 

“花形,你最近… 很分心。有什麼煩心事嗎?”

“沒事,我可以解決的。”花形靠在桌子邊,頭也不抬。

“是跟藤真有關嗎?你們之間氣氛很怪…”

“沒有!我們… 沒事… ”被一志發現了嗎?我得解釋… 唔!好暈…

“喂!花形,振作點!喂!”

 

看好友倒在地上,長谷川不禁慌張起來。把人背起來就奔去保健室,在半路上碰見偷溜出來找哥哥的花形雙胞胎。

 

身心雙重壓力下,花形發燒昏倒,把剛巧來參觀學校的雙胞胎兄弟嚇得不輕。雖然花形一會就醒過來,但是身體仍然虛弱。經過校醫診斷後,得到允許留下的雙胞胎兄弟,擔心的看著大哥燒紅的臉。

 

“啊~!我受不了!”性格較直接火爆的蓮華果斷站起“我要去找藤真哥!”

“嗯,我也去。”冷靜派的龍葵穿上外套,也遞過外套給弟弟。

“等一下!為什麼要去找藤真?!”顧不得頭暈,花形一手一個拉住弟弟們。

“藤真哥一直跟透哥在一起,一定知道罪魁禍首。我要打爆那個害你生病的傢伙!”蓮華在講‘罪魁禍首’時還特別磨牙。

“沒錯,打爆那傢伙。”面癱的龍葵難得有皺眉的表情。

“等一下… 他不知道,別… 咳咳!”

 

雙胞胎兄弟趁花形咳嗽時掙脫他的手,快速走出門。

 

“你先休息,透哥。”

“我和蓮華去問問,一下就回來。”

 

看著門‘碰!’地一聲被關上,一股無法控制的慌張籠罩花形。顧不得暈眩的頭、發軟的手腳,掙扎著下床,腦內只有一個念頭:快跑!藤真要來了!

 

‘怎麼辦?這樣下去一定會被發現,被藤真…’

 

“蓮華那傢伙,暴力不改。”


最不想聽到的聲音在耳邊響起,好不容易坐起的身體被一拉,又倒回病床上。

 

“藤…真…,你…”看著翻窗進來的藤真,花形驚訝得說不出話。

“我知道你不願意直接告訴我,那你只要回答我幾個問題就好。”替花形蓋好被子,藤真拉過椅子坐下“第一個問題:我們第一次見面是什麼時候?”

“呃… 小學一年級開學典禮。”

“正確。第二個問題:我最喜歡的運動是什麼?”

“…籃球。”

“正確。第三個問題:我最喜歡的食物是?”

“蛋包飯和漢堡排。”

“正確。第四個問題:我有幾個哥哥?叫什麼名字?”

“一個哥哥,叫耀司。”

“正確。第五個問題:我喜歡什麼樣的人?”

“…!”花形嘴唇動了動,才用沙啞的聲音說:“你喜歡身材高挑,優雅聰明,有品味的女孩。”

“錯!”藤真一臉恨鐵不成鋼地‘嘖嘖!’兩聲“我喜歡的是遲鈍、念舊、專情、也愛鑽牛角尖的眼鏡書呆子。”

“咦?!藤…”

“最後一個問題…”藤真打斷花形的話,臉慢慢靠近花形“我喜歡的人的名字是?”

“我… 我不知道…”

“你不是應該要驕傲地說:‘花形 透’嗎?怎麼不照劇本來?”

“我… 嗚嗚…”一切來得太突然,又加上發燒,花形一下控制不住淚腺。

“欸!別哭!你家那對冰火雙胞胎…”

“我們怎麼了?”

“嗚嗚… 蓮華… 龍葵…?”你們怎麼突然冒出來?

“我們知道了!”蓮華目露兇光,瞪著藤真“害透哥哭的罪魁禍首!”

“打爆你。”龍葵認真說道。

 

一陣雞飛狗跳之後,花形和雙胞胎被老師一併送回家。煩心事解決後,花形燒退了、黑眼圈也不見了。隨之而來的是… 頭痛。


“啊!藤真哥!輪我餵透哥的!”

“我只是讓他準時吃藥而已。”耍賴地擺擺手。

“來,啊~!”見縫插針的龍葵,逮著機會就餵一口甜湯進花形嘴裡。

“龍葵!你偷跑!”

“蓮華、龍葵… 別搶,小心燙。”

“你這裡真熱鬧啊,花形。”

“一志!”終於有個正經人來了,藤真只會跟弟弟們一起爭他的注意力。

“這是你上次提過的書,我給你帶來了。”

“長谷川哥哥,你好佔位子。”即使要被擠扁,龍葵仍黏著大哥。

“龍葵!”氣炸了的蓮華七手八腳的也想爬到床邊。

“好啦!”花形媽媽即時出現,解救即將被壓扁的大兒子“樓下有點心,一起來吃吧。讓哥哥再休息一下。”

 

雙胞胎被拎走的同時,長谷川也識時務地跟著下去一樓,留空間給藤真、花形。

 

“藤真… 嗯?!”嘴唇被一根修長的食指壓住。

“在‘戀人已滿’的現在,你該直接叫我名諱。”笑瞇瞇地湊上前“來,叫一聲‘健司’。”

“啊… 藤真,我叫不出口。”

“我忘記告訴你,叫我一次‘藤真’就要親一下,現在開始實施。”抓住花形愣住的空隙,蜻蜓點水地索吻一個。

“至少給個緩衝期啊…”花形臉的顏色由淺紅升級為水煮章魚的顏色。

 

休養兩天後,花形恢復以往的上學路線。不同的是,兩人開始牽手一起走。

 

“…謝謝你等我,讓我理解自己的感情。”

“彼此、彼此。”藤真上揚的眼角透漏一點羞赧“三年前我也經歷過類似的心路歷程。”

“咦?!”三年前… 那不就是…國三,他們吵架那時?“你…”

“我不想告訴其他人。”褐眸對上黑瞳“因為你才是唯一有資格聽我傾訴的對象。”

“藤… 唔!”才剛擠出一個音節,唇就被堵住。

“我說過要叫我的名諱吧。”手仍捉著對方的衣領,淺紅的舌尖滑過竊笑的嘴角“我不介意幫你改變習慣。”

“我… 我需要一點時間適應…”花形的雙唇扭捏了一會才小聲吐出兩個音節“健司。”

“沒問題。”湊近花形發紅的耳邊“我們有很多時間慢慢適應很·多·事。”

 

‘喜歡’就像細雨,不知不覺地浸潤了身心。

评论
热度 ( 5 )

© 有心姬 | Powered by LOFTER